欢迎访问湖南库驰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金融宝宝1号综合门户媒体!  客服电话:0731-82668223

您的位置: 首页 财经 贷款要闻 正文

年利率8400% 坏账却高达50% 高炮死灰复燃…

来源: 金融宝宝1号 发布者: 金宝小编 发布时间: 2020-03-21 12:04:30 人气值: 889 评论: 0

疫情袭来,监管放松,高炮见缝插针,卷土重来。

这次,它们的利率变得更高了:到手1480元,5天后却要还3200元,砍头息在50%以上,年化利率高到了8400%。

聚投诉最新月榜也挤进了多家高炮平台,总计出现上千起相关投诉。

受到疫情影响,借款需求上涨,在高炮玩家看来,这正是大赚一笔的机会。

然而实际情况并非如此,有的平台坏账飙升至50%以上,“甚至有平台借出60笔,没有一个人还款,坏账率达到100%”。

而相关部门已盯上了这波新的高炮,“等空出手来,就会来收拾”。

1、卷土重来

最近,高炮开始死灰复燃。

3月7日,张文通过“青柠分期”借了3200元,实际只到账了1480元,5天后还。

“利率太可怕了,年利率达到了8400%以上。”张文自己一算,也吓了一跳。

这可不是个案。

疫情出现后不久,在各大高炮的交流群里,甲方乙方们又活跃起来,各种广告开始刷屏。

而老哥群里,各种“口子”的广告不停往外蹦:“新口子,非洲黑可撸。”“不看通话和大数据,速度盘。”

(图片来源:某老哥群内新超利贷平台的广告)

卢君冉做过高炮。2月初,他之前的几个高炮合伙人跑来问:“要不这个月我们再来冲一把。”

他们并没有准备干一票长线生意,大部分人准备在“3·15”之前就暂时收手观望。

但即便只有一个多月的时间,他们也准备放手一博。

卢君冉算了一笔账:

按7天一个周期算,一笔资金,在一个月内可以跑4-4.5次。

以每期利润30%来算,减去必要支出后,回报能达到100%。

利润可以翻一倍,这足够让他们疯狂。

“之前赚的钱,已经捂在手里一段时间了,很躁动。”卢君冉决定放手一干。

另外一位高炮老板苏青,也决定重新入场。他考虑的主要是两个方面:

首先,各级部门忙着处理疫情,“无暇管我们”。

另一方面,疫情让很多人收入减少,“借贷需求旺盛”。

自认为“天时地利人和”,一大波高炮老板又杀了回来。

“但大部分人都是原来做过的老手,新手玩不转,时间周期太短。”苏青称。

对于这些老手来说,重新上线非常容易。

卢君冉表示,他原来的系统、数据都还在,“换个名字就可以重新上”。

疫情出现不久后,市场上开始出现回暖迹象,并在2月初达到了高潮。

2月初,市场整个开始爆发。

“最多的时候,市场上涌现出了上百个高炮平台。”苏青透露。

不少贷超上线了新超利贷产品,比如当当袋、小金桔等。

一家贷款超市员工透露,“现在,我们平台一共有三十几个超利贷产品。”

(图片来源:某贷超平台界面)

因为是个短线生意,所以大家的思路都是:急速收割,利率能设多高就设多高。

一本财经统计了市面上7款此类产品的年化利率,发现平均利率在6000%上下。

比如以下5款产品,借款周期都是5天:

招财猫借款额度3000,到账1650,年利率5972%;

金豆豆借款额度2500,到账1375,年利率5972%;

有米有品借款额度3000,到账1650,年利率5972%;

安迪钱包借款额度3200,到账1664,年利率6738%;

金猪有福借款额度3000,到账1560,年利率6738%。

(图片来源:金猪有福APP借款界面)

聚投诉信息显示,已有多家高炮平台登上其投诉月榜,投诉量高达上千起。

其中,金掌柜在2020年1月19日后的投诉占其总投诉量的98%。

多位借款用户表示:“金掌柜目前主要做5天期限的高炮产品,年利率高达4800%。”

2、坏账50%

苏青觉得遇到了天时地利与人和,肯定稳赚不赔,结果发现并非如此,“几乎是处处碰壁”。

首先,流量卡得很死,且又贵又少。

苏青原来判断,疫情会让很多人经济状况下降,被迫来借高炮,“客户量应该会猛涨”。

很快他就发现,这些用户压根找不到进来的入口——现在的正规贷超和运营商基本不接高炮。

流量的入口基本被切断。

“谁还敢接高炮?”一家贷超的老板称,经历过前段时间的严打后,他们不再敢涉足这个领域。

他认为,还敢做高炮的,都是“不要命的赌徒”,他不愿意奉陪。

苏青曾测试了一个渠道,发现下载的成本高达100元,而注册的成本,更是高达500元。

正常的流量渠道走不通,他们开始剑走偏锋——直接去购买数据。

“实时数据3元一条,隔夜2元。”一位从业者表示,现在,他手上大概有几万条注册数据。

但是行业已停滞一年左右,这些数据过于陈旧,转化率极低。

一位从业者称,现在短信的获客成本也高达150到200元。

其次,放款速度慢,盘子小。

“过去很多大盘,两天之内5000万元都能给放完,但现在两周之内1000万元都放不掉。”苏青称。

行业的人都知道,盘子做得越大,赚钱越容易,“因为边际成本不高,放100万和放1000万的投入差不多。”

但是现在,没人敢做大。

“因为害怕监管,现在我身边的朋友,放款量基本都在1000万左右。”苏青透露。

同时,行业坏账飙升很快,完全不可控。

“到了还款日,我发现首逾居然到了50%。”苏青吓了一跳,他从未见过这么低的还款率。

也就是说,他们每放出1000万,就有500万收不回来。

这还不是最坏的消息,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,首逾直接暴涨到60%、70%。

“我甚至还听说有一个平台,放出去60单,100%的坏账,也就是说,没有一个人还款的。”苏青称。

多位从业者透露,整个行业的逾期率都在暴涨,“50%是平均水平”。

3、产业崩塌

坏账率为何如此之高?

苏青发现,自己平台的链接,被丢到了各种老哥群里。

“给大家过年发工资的来了,速度撸,不用还。”

“这一年来的严打,让民众达成了共识:套路贷是违法的,不用还。”苏青发现,用户被教育得聪明了。

还款意愿低的同时,大家的还款能力也确实变弱了。

“疫情之下,几乎全部的资产都变差了,借高炮的人是社会最底层,完全没有还款能力。”苏青发现,很多人不还钱是因为失业。

因为行业在严打之下有近一年的停滞,风控策略也早就过时。

“过去高炮用户的风控,需要一天更新一次,甚至1个小时就要更新一次,现在还沿用一年前的风控,肯定行不通。”一位业内人士透露。

同时,催收也是非常之难。

因为国内几乎无人接单,多位催收从业者表示,“佣金费率不达到50-60%都没人接单”。

也就是说,每催回1000元,催收机构要收500元的佣金。

基本上,大部分平台的催收都放在了海外,但这样一来,人力、运营等都是问题。

最关键的是,没有接盘的甲方。

高炮行业说白了,就是一个击鼓传花的游戏,后面要不断涌进玩家来接盘,前面的平台才能赚到钱。

玩家不够,这个模式就运转不起来。

“以前想要用户还钱,还可以发一堆贷款链接,让用户直接去撸这些平台,把我的给还了。”苏青表示,但现在找不到那么多口子。

业内普遍认为,现在高炮玩家是在接正规金融机构的盘。

苏青就发现,很多用户是借了钱,去还信用卡。

很多平台开始担忧,最终自己是能赚到钱,还是会连底裤都赔出去?

而更大的风暴还在后面。

据接近监管层的知情人士透露,他们已经注意到了市场上高炮崛起的苗头,“现在大家都在全力以赴抗疫,精力有限。等空出手来,就会来收拾。”

近日,传出今年“3·15”晚会延后的通知。

高炮平台的老板们都松了口气。

但就算没有媒体的关注、监管的严打,高炮的游戏,突然间也不香了。

整个高炮的产业链已停滞一年,流量、风控、催收等所有环节基本崩塌、脱节,迅速进场捞一笔就跑的可能性已不太高。

再加上用户被教育得很好了,老哥们的还款意愿非常低。

苏青突然意识到,也许他们这次进场,会沦为炮灰……

分享至:
标签: 高炮 坏账

{{ item.name }} {{ item.date }}

{{ item.content}}

{{ reply.name }} 回复 {{ reply.pl_user }} {{ reply.date }}

{{ reply.text }}